故乡-西安厘谏品牌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主人公简介

    马生辉,男,1960年4月生,企业家。

    马生辉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他上过山下过乡,经过商下过海,进过基层当过领导,大风大浪在他眼里,都已经不算什么世事。

    可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无论你何时问他最喜欢哪里,他毫不犹豫脱口而出:故乡。

    淡淡的乡愁,浓浓的乡音,故乡,永远是个温馨而又让人向往的地方。

    以下内容节选自马老师回忆录《故乡》。

    在一抹和煦的阳光下,闻到熟悉的气息,那是家的香味,仿佛多年前,我与家乡的那山,那水,有过纯洁的相遇,无论多少尘世的风烟,无论多少俗世的繁华,都带不走、移不开、斩不断那种情,它早已深深植下了根,并嵌入我的心底。

    那山,那水,是大自然烙在村子里的唇印,这里承载着太多的历史风云,也凝聚着太多的人生故事。或许前世的擦肩而过修来今世的相遇,无数的磕磕碰碰之后,我长在了山与水交映重叠的山崖上。

    春天,花开正堪怜。满山遍野的绿色,像是大自然落下的生命之幕,层次错落的铺撒在起起伏伏的高岗山坡上,又像是女神们播下的灵魂之荫,别具一格的挥舞在淡雅如兰的泉水溪流上。此刻,脚下的一草一木,都在孕育着新的希望。满山遍野的桃李树,绽放着春的奇迹;透入眼帘的果梨树,拨弄着春的弦丝。那万条垂下绿丝绦的柳树,那高大挺拔的杨树,那顽强刚劲的檽树,那蓬勃生长的椿树,都给人自然的情怀,心灵的洗礼。就连那深沟里小草也不甘落后,总是不停地探着头。伴着柔柔的春风在春雨中漫步,一赏那被雨水打湿的杏花香,一赏那被春风摇落的梨花雨,心都醉了。如果你的人生像朝露一样万念俱灰,如果你的生活像枯木一样死气沉沉,那么你不妨来到这山,这水,和我同醉。

    最有情调的,当属自然的神来之笔造就的千沟万壑,它神奇而富有风韵,雄浑而不失雅致。四处的山蒿随风起舞,夹杂在野草中的小花,尽情摇摆着,望不到头的是野草茫茫的绿,看不到边的是碧空深邃的蓝。这里的山,就像人生一样,没有一帆风顺,它曲曲折折,沟沟坎坎的,行走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上,你可能从来没有想过,生活是这样的诗情画意。不过这里的山看似陡峭危险,却总给村子里的人留下了梦幻般的路。这是先人的足迹,我们沿着它,祖祖辈辈,世世代代一路感动着。

    最难忘的还是这里的山泉和流水。山泉经由当地人挖捞而成,浅浅的,几个泉眼,日夜奋斗不息,为这里的人捧上清凉,捧上舒适。泉水经由缺口流出,成了欢快的小溪流,它跌跌荡荡,蜿蜒曲折,但是它就像是这里的人,从来没有停止前进。哪怕是巨石,深滩,壕沟,都无法停止它对大海的渴望。一滴水只有汇入大海,才能成就一片汪洋。生活在这个村子里,你会真真切切的感到,这里不是世外桃源,但胜似世外桃源。这里的人,高山给了他们骨骼,永远是那样豪气干云,光明磊落;流水给了他们气魄,永远是那样朴实无华,奋斗不息。如果说忠孝两全是一种美德,那么这里的人们不光亲睦为本,孝友为先,还重情重义,这里你看不到勾心斗角,看不到尔虞我诈,你看到的只是从村里人骨子里透出的真诚和朴实。

    如果你是刚好穿越而过的行人,你当能听到牧羊人的吆喝声,还有那悠悠的笛声,笛声穿透胸膛,直透到心里。村里人赶着羊群,去山上放牧,那小羊儿,就像一群可爱的天使,那咩咩的叫声用心听来,真的是天使在唱歌。看着和山里草地亲吻的羊群,你会恍然大悟,犹如醍醐灌顶,人生,真的就是一种心境,没有奢望,没有杂念,只有那种在山底仰视,或者在山顶俯视吃草的羊群的那种坦然和自在。面对着这千仞高岗,万里长流,有时候我只想静静地呆在山里,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只是静静地,摆脱功名利禄,抛开人间的事事非非,自由自在的逍遥一生,过神仙般的日子,远离尘嚣,尽终世之欢。

    恍惚间,就从春走到了夏。季节和人一样,走着走着,就远了,看着看着,就变了。夏天的天气,就像是小孩子,说哭就哭,说笑就笑。有时候晴空万里,艳阳高照,碧水蓝天,却霎时黑云如墨,大雨如注。有时看似阴气沉沉,欲雨不雨,忽而云开见日出,忽而风雨骤至。

    夏天的颜色比春天更浓了,好似一个娃儿长成了青年,霎时间成熟了许多。放眼望去,微风下那一波一波的麦浪,一叠一叠的地畔,是那么错杂而不纷乱,繁密而不浮躁,让人不禁为之震撼。铺天盖地的菜花香,沁人心脾的荞花香,煞有景色的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游蜂浪蝶。无论山地的这头,还是那头,从这里经过的人,都会停驻匆匆的脚步,沉浸在这自然的情调中。或者低头沉思,忘却人世间的一切烦恼,只为这片刻的宁静花香。或者攀折几朵揣在胸中,让这自然的香气驱逐人世间的躁动与罪恶。或者直接躺在花丛中,沐浴这一湾大自然的清静。更饶有兴致的是那些杂在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两边的一片金黄一片绿的葵花地,日光下葵花杆的影子被拉得悠长稀疏,夕阳西下时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怀旧的气质,旧是新的开始,虽然旧,却永远向着太阳,总给人最奢侈的幸福。

    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那些低着头的穗子,那些负重的树枝,那些弯着腰的树干,像是睿智的老者。村子里的人总是感叹:真正有果实的人从来都是低着头的。多姿的山野,勤劳的人,沉甸甸的果实,来来去去的身影,伴着这季节的金黄,构成了一副金灿灿的油画。此时,若是来往的行人,吃一口刚摘下的新鲜水果,从此让人明白,有一种味道叫做销魂。它们是自然长成的,没有经过任何掩埋和修饰。就像是村子里的人,自然的天性,这是一种无法言语的美。这种美,是欢笑和眼泪都不足以渲染的。秋山黄透,对无穷景色,总是流连忘返,欲罢不能。这里是大自然留给人们最真切的祝福,最诚挚的爱。面对这高远的云天,淳朴的风情,有谁不会甘愿一生为之守候!

    冬季,雪花铺天盖地席卷而下,眨眼间便万倾同缟,千山俱白。初日的阳光照在厚厚的积雪上,有如水墨般飘渺,又有如锦绣般绚丽。好多功成名就的人风尘仆仆,他们曾经披星戴月,早出晚归,在风霜雨雪中苦苦追寻;他们曾经跋山涉水,远赴重洋,在千难万险中不懈奋斗,最后他们终于知道,其实他们所拥有的比所追求的多得多。如今他们来到了这里,做了雪域深山的隐者。面对这份自然的和谐,真的让人想垂下生命之竿,钓这一山的洁白和清静。或许生命短促,时光易逝对人们来说是一种悲哀,但是那山,那水,让你沉浸在好山好水的花样年华。

    生在这个村子里的人,或许要的是一份对生命的痴绝,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之后,物我两忘,荣归故乡,守住那一份山的美丽,守住那一份水的清澈,让所有的追求最终都回溯一场纯净。

    那山,那水,或许不是那山,那水,而是一个存放幸福的地方,是一个真正的人间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