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猫的不解之缘-西安厘谏品牌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主人公简介

周芝墨,男,194812月生,2008年从国企退休后,办起了一家小型动物收容所,猫是收容所里最主要的成员。

周芝墨生长于单亲家庭,在他5岁的时候,母亲因为家里穷去外地打工,从此就抛弃了这个家,跟一个富商结婚生子。爸爸忙于家务无暇照料,家里的小黄猫成了他唯一、最好的伴儿。

周芝墨从小是个很坚强的孩子,很少哭,但黄猫不见了,他哭了好几天。

以下内容节选自周老师回忆录《我与猫的不解之缘》,写的是周老师与大黄猫的趣味片段。

我走在依稀的草丛旁、苍老的古道上,想起那欢快的鸟叫声,漫山遍野的蒿子,野花,杂苗,一条条狭窄的乡间小路上,满载岁月的沉沦,我的踪影已经遥远的不知去向。热恋那无辜的小羔羊,搂在怀里绵绵的小猫,跟着我东奔西跑的小狗,如今只是永远的记忆,他们回不来了,只能祝福它们在天堂快乐的生活。

一只陪我五六年的小黄猫,无情的岁月已将它埋没,现在只有我给它堆的一个小土丘。它老是会用它的头抚摸我的脸,有时候给自己梳洗打扮完了还亲我的手,这么多年了,它一直睡在我的怀里,我会仰抱着它,看它蜷缩着睡觉,打鼾声。

记得一个雨天,它浑身湿漉漉的钻进了我的被窝,突然让我好冰冷,我一把把它掀下了炕头,摔在对面的桌子上,它痛地喵喵直尖叫,我第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心疼,跳下炕把它裹住,放进被窝里,给它暖暖身子,为了表示我的谦意,我把午饭的一小半送给了它,它吃得很惬意。它像我一样,很懒,很少见它捉老鼠。不过它能抓兔子回来,小狼狗都羡慕得口水直流。每当它享用快餐的时候,我就成了它的守护神,免得受狗的欺负。

它半岁的时候脾气很倔,从来不让我碰它,我就抓许多田鼠回来讨好它,慢慢地它对我有了好感,平时我出去的时候它就跟着,偶尔跑累了还让我抱,它很调皮,老是到了一个地方会先采访一下那些离它很近的树。我们坐着休息,它就爬到树叉上蹲着,我们走的时候它跳下来,有时还会爬到我的肩上,我们是很好的伴。

它有时候晚上从我被窝里出去,听爷爷说过去猫在晚上是很容易被吃掉的。爷爷还给我讲了一个他亲眼见过的事:晚上他逛门子往回走,因为是小路,有很多树,走着走着忽然间不知一个什么东西从身边窜了过去,爷爷很胆大,就往前看是怎么回事,结果是一只猫头鹰正在追一只猫,因为是晚上,看不清是什么颜色的。听爷爷讲,猫头鹰吃猫的过程是这样的:当猫受到猫头鹰的惊吓以后会狂跑,但是猫头鹰飞在上面拼命地追,如果不幸被追到,它会极速用两个爪子把猫抓起来,抓到半空中后啄瞎猫的眼睛,然后摔到地上,猫半死不死的,它停下来把猫折磨死后就开始享受了。

我听了以后老是担心,它晚上出去会不会有事,不过现在世道比较太平,猫头鹰很少见,可是也有,不过还算幸运,它横行江湖很多年没有遭什么不测。它很贪婪,有一次我看见它强占别人老婆,很可笑,当时天不是很黑,我观看它恶战,因为它身高马大,很少会碰到对手,所以它胡作非为的时候我很放心。

只是好景不常,有一次它回来的时候全身成灰色,当时它跑进房里,我想这是谁家的猫啊!它叫了一声,看了我一眼,我才反应过来:“妈吆,怎么成这样了,半截尾巴都干了,全身的烟熏味,我想它肯定是被熏的。我伤心极了,我当时在想这究竟是谁干的?”

后来谣传他是我们的一个邻居。虽然到现在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从此以后我讨厌他们。不过庆幸的是,它大难不死,我帮它恢复了原样,给它弄了点吃的。看它可怜的样子,我心里很难过,心想它以后再也不要乱跑了,免得遭人暗算。它是不是偷吃了别人家的东西?可罪不致死啊,干吗要对它下狠心呢?自打那以后,它没有以前那么对我好了,很晚才回家,我也留不住它,可惜若干天后的一个晚上,它再也没有回来,永远消失了。

我找了好几天,跑了很远的地方,爷爷拿我没办法,跟着我到处找,可是…每天晚上没有它在我被窝里,我就感觉不踏实,老是闹着要爷爷去把它找回来,爷爷说,猫是有灵感的,如果知道要死了,就会跑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是不会死在家里的。还说这个猫年纪大了,是自然死亡,叫我不要胡闹。我迷迷糊糊就信了,还为它堆了个小土丘。

事隔多年,我偶尔还是记起这些事,岁月流逝,我也不同往日,可是那种记忆似乎被灼伤过,想起来思绪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