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义人生-西安厘谏品牌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主人公简介

王珍优,男,19501月生,陇东地区著名企业家。

王珍优是一个非常重情重义的人,在他心里,情义比什么都可贵。

小时候家里穷,经常受人欺负,他小时候的梦想,就是有钱后一个一个报复那些曾经欺负过他的人,可一转眼,他长大了,挣钱了,可不但没有报复他们,还以德报怨,只要力所能及,就会帮助他们。

以下内容节选自王珍优回忆录《情意人生》,写的是王珍优情窦初开时与一个小女生的趣味片段。

那一年,我九岁,上村学三年级。

我有一个很好的玩伴,懵懵懂懂的,就像一家人一样。最喜欢的,是她那双水汪汪的大花眼睛,每次她看着我的时候,活脱脱觉得像是从年画里出来的。

她不像别的女孩子那般含蓄,笑的时候老是会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遇见高兴的事情了就裂开嘴哈哈大笑。

乍一眼看上去,她是个很文静的女孩子,但她野蛮到几乎超过你的想象。除了和男生打架斗殴外,她还经常充当领导,组织同学一起玩。谁不听她的话她就打谁,虽然有些男生她打不过,但       她和几个大个子的男生关系都很好,所以大家都不敢惹她。

她的每一件上衣都有左右两个兜,一边装着沙包,一边装着一个鸡毛毽子,都是自制的。她学着大人的模样,把穿破的衣服撕下来一块,偷偷地把家里麻包里的玉米粒抓上几把,塞进去缝严实,就成了沙包了。本来她觉得里面应该装上沙子才觉得过瘾,可有一次,她扔在了一个男孩身上,由于力气过大,把那个男孩给扔倒了,最后事情闹到学校。班主任就找到她父亲,挨了好一顿打。

至于毽子,那就更简单了,农村家里都有老铜钱,把老铜钱包起来缝在布里,布上面再缝上管子,管子上插上几根公鸡尾巴上的毛,毽子就做成了。

这管子从哪里来,就是从卫生所的垃圾堆里捡来的,卫生所的医生给人输过液以后就把管子扔掉了,我们都争着去捡。

有一次她找到我,让我把我们家公鸡尾巴上的毛拔下来几根,说她家的老公鸡的尾巴都被拔秃了,老母鸡见了都开始躲了,我说我很害怕,因为我们家的公鸡啄人,见了我就追着我跑。就算  不啄人我也不敢,在我的世界里,它就跟我们班主任一样让人毛骨悚然。

她知道我喜欢拉她的手给她算命,就诱惑我说,你要是弄来了公鸡毛,以后每天都可以给我算命。

“不行,我每天要算两次。”

“行。”

这个诱惑实在太大,我还是决定试一试。

说来也是无巧不成书,我绞尽脑汁没想到任何好办法,可我妈说,这只老公鸡太凶了,怕把我们啄伤,所以决定杀了它为我们改善伙食。就这样,我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几根很漂亮的公 鸡毛。但我给她的版本是,半夜不睡觉,趁鸡进圈了,溜进去用绳子把公鸡捆住,然后拔毛,为这事,妈妈差点没把我屁股打两半。

但她很快识破了我的谎言,因为我偷偷把老公鸡的爪子拿给她吃,她不爱吃肉,就爱啃鸡爪,我骗妈妈说自己喜欢吃,而且要带在路上吃,妈妈就给我装起来了。

她还爱吃妈妈烙的千层饼,韭菜鸡蛋的,虽然我也喜欢吃,但我害怕拿得多了被家里人发现,所以每次拿双份,都给了她,妈妈逢人便说,我儿子可爱吃我烙的千层饼了,其实我压根就没吃着。

就这样,我们每天打沙包,踢毽子,美好的记忆一直延续到五年级上半学期。

有一天,她突然不来学校上学了,大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听说,是她父亲不让她上学的。她哭着闹着要上学,可是她父亲打她,她只好认命了。

后来这件事情被大家知道了,老师和同学中间都在说,我便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原来她父亲觉得,女孩子迟早是别人家一口人,上几天学,识几个字,会算一些简单的账,就行了。要把钱省下来,供她的弟弟读书。

我很想她,鼓起勇气要去找她,可找个什么理由呢?总不能告诉人家家里人,我喜欢她吧?且不说那时候小,喜欢到底是个啥意思,谁也不明白,可是在农村,要是让大人知道了,挨打不说,准闹成新闻了。但我还是想到了自认为很好的借口:我还欠她的板块橡皮没还。

我坚持要去看她,我一定要去。

虽然很有勇气,但事情并没有想象地那么简单,虽然是同村的,站在我们家也能看见她们家,但隔着两道沟,真要走起来,非得两个小时。

走路我不怕,别说两个小时,就是一天,我也不怕。

可我怕狗。

农村里家家户户都养狗,有些家还好,把狗一直拴着,但有些人家就不管,那狗特别凶,时不时有伤人事件发生,尤其是以前,我听她说,她们家的狗把一个大人咬伤了,我更加害怕。

可我还是要去,偷偷地去,去之前,我告诉妈妈,我想吃千层饼了,妈妈给了烙了厚厚的好多层,我切下一半放在包里,妈妈说我吃不了那么多,别浪费,我说我一个同学特别喜欢吃,我给       她带点。妈妈问我是谁,我说出了对面山上一个男生的名字。

走之前,我专门挑选了一根红柳条棍,很结实,拿来壮胆。走在路上,一听见狗叫,我心里就咯噔一下,然后赶紧找个靠崖的地儿站着,等确定狗不是朝自己叫,这才敢继续走路。

可能是我运气真的很好,走了一路,听见很多狗叫,但都不是追着咬人的狗。等到了他们家的地头上,我这才开始害怕。我四处巡视,她们家的大黑狗到底在哪里呢?别看见我,千万别看见我。

说来可能是上天帮助我,没等她们家的狗发现我,我却早早发现了她。

可是我不能喊她的名字,因为她跟她父亲在地里,她父亲赶着牲口在前面耕地,她跟父亲屁股后面捡草。

一股莫名的心酸,才十来岁的孩子,本应该在学校天真无邪地玩耍学习,可现在,却正在向家庭的主要劳动力转变。

我想起了我自认为完美的借口,我是来还橡皮的,便又不怕了,我鼓起勇气喊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听见了,但她们家的狗也听见了。

狗跑得贼快,我吓慌了,不过啥都是逼出来的,我因为平日里一直爬树给折柳条喂羊,所以爬树比较快。我赶忙爬树,可惜的是,狗扑上来咬住了我的脚,我索性不要鞋子了,赶忙挣脱,狗就在树下面叫个不停。

不一会儿,她赶来了,从狗嘴里把我的鞋子抢过来,然后把狗打跑了,狗还是很听它的话,也不叫了。

我感觉趴在树上有气无力的,惊魂未定,直到她大声喊我的名字,我才反应了过来,我问她能不能制住她们家的狗,她给我保证,说绝对没问题,我这才从树上爬下来。

我看着她,全然不像以前的样子,穿的衣服到处都是布丁,脸也被晒黑了,好在收拾地还算干净。我赶忙把自己带来的饼给她拿出来,她边吃边和我说话。

如果说她父亲不让她上学我勉强还能理解,因为我们那边和她一样命运的女孩子大有人在,已经见怪不怪了,可偏偏,她父亲居然将她许配给了一个较为有钱的人家,可我们都清楚,那家的 孩子是个傻子。

那时候我还感受不到嫁给一个傻子会怎样,她也感受不到,好像自己还小,这些事情还很遥远,可我心里就是不平衡,我恨她的父亲,为什么要将她许配给别人?

她只顾着吃饼,全然不在意父亲将她许配的事情,只是说,她还想去上学,她觉得家里跟牢房一样,每天还要干活,总有干不完的活儿。

我只是偷偷地骂了她那个自私的父亲两句,然后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我一个小孩子,能怎么办?

但我还是绞尽脑汁给她支了一招:你父亲对你那么凶,你平时多顺着她,就算他要嫁你,那也是几年以后的事情,等你再长大一点,你可以出去打工,到时候可以不听他的话,气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