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深山里的呼唤-西安厘谏品牌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白广财,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普通的就像是黄土地上的一抔黄土,平凡的就像是杨柳树上的一根树枝,可就是他,用辛勤的劳动养育了九个儿女;就是他,用艰涩的汗水滋补着子孙后代;就是他,忙忙碌碌一辈子,却从未在乎自己的苦痛;就是他,辛辛苦苦一辈子,却从未想过自己的归宿。他所有的心愿,只是为了能让儿女们过上好日子。可是,他累了,因为,这个黄土地上单薄的背影,已无力承受太多的风雨;因为,岁月的刀子,已经将他的年华一点一点割去,他曾经笔直的脊梁弯曲了,曾经出神的眼睛模糊了,可是,他为儿女操劳的心永远不会老去,因为,他要拼尽全力,奋斗至生命的尽头,哪怕是搬动一把椅子,哪怕是看守年少的孩子……

这样的人平凡吗?是很平凡,但正是这种平凡,铸就了儿女们的幸福堡垒,正是这种平凡,支起了黄土地的种种希望。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样的人是华夏大地上英雄的儿女,也是儿女的英雄。

在这艰苦卓绝的岁月里,有无数的人和他一样,把一生的心血撒在了黄土地上,撒在了儿女的心田上。他们历经无数苦难并在贫瘠荒芜的黄土地上踏出了一条人间大道。在这条普通而又艰难的大道上,一代一代的人倒下,但又有一代一代人前仆后继,这一代一代人,就像是一股汹涌澎湃的洪流,推动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断地朝着一个目标坚定地走下去,这种坚定,平凡而不失伟大,普通却让人向往。


说明:这部回忆录已经改编为小说,小说中刘耐的原型就是白广财,为了让读者看到一个更真实的白广财,特将小说部分摘录,供读者欣赏!


王琪发言完毕,再一次,大家静静地看着这个人——刘耐,因为不管大家怎么说,有最终决定权的还是刘耐。

但是大家都以为刘耐要想好久才能给出答案,没想到,刘耐在王琪刚说完,就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去老三家,真是皆大欢喜啊,皆大欢喜。

为什么刘耐如此坚决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而且是不假思索的?

很明显,他的心中很早就有了自己的选择。这个选择无所谓对错,但在刘耐心里,这个选择一定是最合理的。

王琪和孙文静最终有点失望了,但是除了失望,也只能是失望了,不过话说回来,这或许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得过且过吧,就这样,这个家算是分完了。大家得到了心中的答案以后,各自出去准备了,该拿的就拿,该分的就分……

可是,众人都存在着一个深深地疑问,为什么刘耐一定要去刘友风那边去呢?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最终,一个与此事无关的人在无意间知道了答案,当然,这个答案也只有他知道,因为刘耐从来没有给别人讲过。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刘宣,正是王琪与刘友默的儿子。

充斥在刘宣与刘耐之间,是爷爷对孙子深沉的爱。

刘宣曾在自己的作文《我的爷爷》里写道,我的爷爷,他是个不爱说也不爱笑的人,可是,在我眼中,却是最能说最惹人笑的人。

每次当亲戚拿来好吃的,爷爷总会说,宣宣,多吃点。

每次家里杀了鸡,那个属于爷爷的鸡腿总会很习惯到了我的肚子里。

每次爷爷出门走亲戚,总是会带上我,不管他去那里。

每次爷爷总会偷偷地给我零花钱,虽然有时候只是一毛两毛。

……

可是,常年的田间劳动压弯了爷爷的身躯,这个高大的影子已经变得日益矮小。

可是,岁月的年轮悄悄地给他的脸上布满了皱纹,他的牙齿也慢慢松动。

可是他坚强的双腿至今已经变得不再利索……

这篇作文可谓是轰动一时,很多看了刘宣作文的老师,都夸刘宣作文写得好,可是老师哪里懂得,这篇好作文,其实不是创造出来的,他真正的作者应该是他的爷爷,不,不是他的爷爷,它的作者,是人世间最深沉的爱。

不过说起爷爷对刘宣的好,那也是让刘宣受过委屈的,有一次,家里照例杀了鸡,常规下,都要给刘耐端去一个鸡腿的,每次端去了,刘耐也是舍不得吃,他一定会给自己的孙子宣宣留着,可是毕竟是小孩子,他有时候是吃不完一个鸡腿的,当刘宣剩下了,这才轮到刘耐了。可是这次爷爷给他的鸡腿,却给他带来了委屈,为什么呢?因为这件事情被王琪知道了,要知道王琪可是公平的主。

王琪走到窑里,看见刘宣在吃鸡腿,二话不说,把鸡腿从刘宣德嘴里拿过来放在盘子里,照着刘宣的脸就是两巴掌,嘴里还振振有词,说道:“谁让你吃的,这鸡腿是你吃的吗?下次要是再让我看到,你以后就别吃饭了。”刘耐看到孙子受了委屈,忙说道:“小孩子嘴馋,要吃就吃吧,你跟他计较什么呢?”

话虽这样说,可是教训还是得记下,以后家里再杀了鸡,刘宣说什么也不吃了,可是刘宣不吃,刘耐心里不痛快啊,刘耐就说:“宣宣,你赶紧吃,我给你在门口看着,要是你妈来了,我就咳嗽一声。”有了这个保险,刘宣才勉强放心去吃这个鸡腿了。

还有一次,刘宣生病了,当时家里大人都有事出去了,就留下这爷孙两人,刘耐看见刘宣发烧很厉害,就不顾自己的腿伤,强忍着疼痛去给刘宣抓药。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绝的,最绝的就是,刘耐有一次走亲戚,回来的时候,刘宣不小心把脚崴了,没法走路,刘耐一直把他背回了家。这在常人看来好像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是如果你仔细想想,事情或许就没有这么简单了,为什么呢?

第一,刘耐已经六十多岁了,而且腿脚不便。第二,刘耐背着孙子走的路可不是平坦大道,而是一道沟一道梁,而且路很窄,很不好走,超过一半的路是上坡路。第三,刘耐背着孩子走的路可不是一里半里地,而是将近20里。第四,刘耐完全可以把孙子送到半路认识的人家然后回家,让家里的大人去接。但是刘耐没有,他坚持把刘宣背了回来,虽然背回来以后,他觉得自己一直腰酸背痛,但是他确实背回来了。

分家以后的一个周末,刘宣赶着自己的羊群和合爷爷放养,刘宣就问,爷爷,你当时分家的时候,为什么不到我们家来,你看我三妈那脾气,三天两头和你顶嘴,我妈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人明事理,你来了好吃好穿的,活也不会累。

刘耐没有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刘宣接着问道:爷爷,你是不是怕我三妈和我三爸离婚啊?

刘宣毕竟还小,再说,刘耐的心事也该找个人说说了,他便对刘宣说道:“宣宣,我之所以去你三妈家,不是怕你三妈和你三爸离婚,你三妈哭哭闹闹的,不过就是吓唬人的,我去你三妈家,那是我早都想好了的。”

为什么呀?刘宣问道。

“宣宣,你爸和你妈都是过日子的强手,你爸爸当掌柜的这么多年,特别心细,他是完全有能力把你们这个家庭照顾好的,你妈就更不用说了,针线茶饭样样都是人上之人,无可挑剔。你四爸和你四妈虽然不及你爸和你妈,但是你四爸毕竟在外面混过一段时间,加上你四妈还算是知书达理,他们两个过下去,日子也会慢慢好起来,唯一让我担心的就是你三爸和你三妈,你三爸没读过什么书,人也老实,买个东西连个账都算不好,你三妈看似聪明,其实一点也不聪明,有时候还很糊涂,你说我再不帮衬他们一下,他们以后可要怎么过?”

“可是我三妈脾气很不好,你能忍受吗?”

“这有什么能忍受不能忍受的,她那点小脾气,该耍就让她耍吧,再说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半截身子都埋进了土里,我能干多少就干多少,干不动了,就是多加一把土的事情。”

还没等刘耐说完,刘宣就哭了,虽然,他并不是很清楚大人们的事情,但是我们要相信,凡是真挚的感情,都是极具感染力的,要不然,小孩子怎么会收不住自己的眼泪?

所以,刘耐的一切行为,用一句经典的话概括就是——可怜天下父母心。这是这个世界上最动人的感情了。

是啊,一个人,朋友会抛弃你,爱人会背叛你,老师会质疑你,同事会嫉妒你……只有父母,会永远包容你,只有家,会永远等待你,无论你受了什么委屈,无论你做了多少错事,伤心难过的时候都别忘了家,别忘了父母。一个人无论在做什么,都不能忘记,你们是父母的孩子,你们是家乡那片土地上生出来的根。

刘友默三个兄弟分家以后,各自就开始忙活起来,一切秩序也恢复正常了,而且还发生了一个很明显的变化——人们现在做事情更加积极了,仿佛这些人一下子都注射了兴奋剂一样,没分家以前,鸡叫了三遍没人起,现在,鸡还没叫呢,就有人出来走动,以前羊在圏里没人放,现在,早上晚上都有人放羊,只不过以前是一群,现在成了三群,以前每到中午的时候家里没人做饭,现在早早就能看见炊烟,以前到了该上地劳动的时间,人人都在睡懒觉,除了刘耐的作息正常以外,其他人好像完全没有了时间概念,现在,即便是到了中午的时候,人们还顶着火红的太阳在地里不停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