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回忆录代写案例《汇报工作》

2020-05-22 0

张毅辰原任陕西省副省长,1971年到长庆油田一分部任副指挥,我们平常就称他张指挥。

1972年夏天,我和王书典(同为我们计划科人)随张指挥到西安给陕西省管工业的副书记肖纯汇报工作,当时长庆油田一分部确实遇到了一些难以克服的困难,希望通过这次汇报得到省上领导的理解并帮助解决。从油田到西安后,我住在冰窖巷,张住在他的家里。因为我们是专门来汇报的,汇报材料早就准备好了,故住下以后也没有其他事情,只等着省委安排汇报的时间。

人家听汇报的人要……

等到汇报的当天上午,张指挥叫我去他办公室(在省政府院内),告知我汇报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并说手写的汇报材料不能用,必须把材料打印出来。我问他,哪儿有打字机?他说,你想办法办。

当时长庆油田一分部在西安还没有设办事处,连一个办公室都没有,更别说打字机了,况且那时还是文革期间,街上也没有有打字的店铺。我觉得无法可想,只能和他搞价钱,说办不到。但他说一定要打印。我问,到哪里去打?他还是那句话,我不管,你想办法。我当然不敢答应。但他一点也不考虑实际困难。一个劲说,下午汇报时必须拿打印材料。两个人争来争去,我始终不敢答应。争执中为了说服我,他摆出一幅非常为难、非常无奈的样子说:“不是我要打印,是人家听汇报的人要打印的汇报材料,我有什么办法?”我说你是副省长,他是副书记,给她说一下,汇报以后补送一份大打印材料还不行吗?可他就是一个劲的非要我马上想办法去办。还反复说:“人家听汇报的人要,不打不行。”好像对肖纯非常敬畏,甚至非常害怕似的。他当时虽然没有命令我,但当时的气氛明摆着就是非打印不可。

我作为下级,当然拗不过他。看看已经9点多了,我赶紧跑到冰窖巷,见到王书典,我把张副指挥的要求给他讲了一遍,发了一阵劳骚。王说,你还不知道,咱张副指挥是啥责任都不敢负的吗?王书典也拿不出主意,让我赶紧想办法。